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番外:終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

作者:煙末更新時間:
    


    九月份,氣溫剛剛開始下降的清晨。

    不知從哪里得到的消息的消息攀到了新聞頭條上面,得到消息的李蕊急匆匆的從海外回到了華國,當調查結果顯示她竟然是從陸延的別墅方向跑出來之后,李蕊眉心皺的更緊,猶豫了一下撥通了那個在夏亦心死后,她原本以為這輩子都不會撥通的電話。

    電話沒多久后被接通了,她急聲道“陸延,我覺得我們需要談談,我知道夏死后你一直封閉自己,可林彤彤才十六歲,你……”

    “夏亦心,死了?”

    電話那端男人的聲音讓李蕊一噎,她本能的認為他是還沒接受現實,不自覺的緩和下來“陸延,我和你一樣難過,可是人總要向前看的。你……喂?喂?”

    電話忽然被掛斷了,李蕊再次撥打的時候,對方已經關機了。

    李蕊敏銳的感覺到了不祥的預感,她立刻離開公司讓司機帶自己去了陸延的別墅。

    一路上,李蕊的思緒也不由自主的飄飛到了過去。

    十年了。

    夏亦心離開五年了,誰都不愿去回想這件事。

    李蕊還記得在她的葬禮上雙目無神的陸延,那一刻,她感覺好似隨著夏亦心的無疾而終,陸延的靈魂也被帶走了。

    這十年來,陸延也把一心醫藥公司發展到了全球最強,但李蕊看得出他依舊很痛苦。

    她不敢想,強大如陸延,他會做出什么樣的傻事。

    然而人就是這樣,越是急著去辦什么事,半路上越是容易出問題,李蕊的車子半路上被堵住了。

    司機跑到前面去詢問后才得知,急匆匆的匯報“李總,前面是一所大學的新生入校搞活動,路都被封住了,我完全把這事忘了,要不你去另外一條路打車過去?”

    首府大學是華國最好的大學,每一年的開學季,數以萬計學子都會跟父母一起來到這所百年老校。

    李蕊早就畢業很多年了,也不大關注這些,就在她急匆匆的走向另外一條路的時候,無意間從和她擦肩而過的學子嘴里聽到了一個無比熟悉的名字。

    “夏亦心?你說那個去年報道上報導過的那個‘奇跡女孩’她跟我們是一屆的?這怎么可能,她也好有二十了吧?”

    “那怎么不可能,她病好的時候都已經時就十九了,我聽說她在康復期間也在堅持學習,完成了高中學業,跟我們一屆很正常,她還是她們省的高考狀元呢!”

    “媽耶,真的假的,太牛逼了吧,人長得好看學習也這么厲害……”

    “要不怎么能說‘大難不死必有后福’,她的漸凍癥痊愈的事國際上都說是第一例,是奇跡,而且我媽說她的名字跟十年前一個女企業家的名字一樣,說這或許是老天爺補償。”

    兩個討論的男學生一邊拉著行禮一邊跟李蕊擦肩而過,而后者卻像是被什么定住了一樣。

    李蕊隱約感覺到什么不對勁,可又說不出什么,她拿出手機飛速的查詢了“夏亦心”,除了最初的第一條是她知道的那個夏亦心之外,還真有一個b省的新聞,是關于一個“奇跡女孩”的。

    一年前,她戰勝了病魔重回健康不說,她身體的恢復速度也讓所有專家震驚,而且康復后她的樣貌也漸漸的變得越來越亮眼,在一年后參加了高考并考入了首府大學,成為了醫學系的新學生。

    讓李蕊驚奇的不是這個新聞本身,而是她竟然一年多來對于這個新聞一無所知,如果常人或許可以說是“不看新聞”“工作太忙”來解釋,可是李蕊不可能不知道,她每天必做的功課就是看當天全球各地的新聞報紙,這類關于醫學奇跡的事情就算夏氏不管,為什么一心醫藥科技也沒有任何動作?

    這不合理!

    這個新聞好像一夜之間冒出來的,并且植入了所有人的腦袋里。

    這個想法讓李蕊覺得天方夜譚,就在她壓下想法繼續想往前走的時候,看到了一個她絕對沒想到會見到的身影。

    男人似乎也是急匆匆來的,九月份的天氣只穿著黑色襯衫和西褲,額頭上還有細密的冷汗,他的車也被堵在了路上是跑來的。

    男人俊美的樣貌立刻引來了側目,有人認出了他的身份倒吸了一口氣“陸延!媽媽,你看那是陸延不?一心醫藥科技的老總,陸延!”

    那人的話立刻引來了周圍人的關注,在看到那個只在報紙新聞里看到的比明星還好看的男人時,不管男女徹底都瘋了,一些大膽的直接圍了過去。

    其中一個被陸延拉住的時候,那個女孩大腦一片空白,只本能的回答了對方那個“新生接待處在哪”的問題。

    直到陸延急匆匆的去了新生接待處的小禮堂的時候,整個首府大學關于“陸延來了!”的消息已經徹底傳開了。

    不久之后,校領導也知道了這件事,飛速的帶著教導主任直奔小禮堂。

    ……

    頓時,網絡上一連串的新聞,街拍蜂擁而至,幾乎所有人都以為是首府大學的領導們請了陸延作為特邀嘉賓過來。

    網絡上更是有無數的“檸檬精”涌現,懊悔自己竟然沒在首府大學,還有一些關心陸延身體狀況的,因為他看起來太單薄了。

    相比上一次出現在新聞里,陸延瘦了一大圈,雖然變得更加冷峻,可也讓人感覺無比心疼。

    而首府大學里面,則是徹底的一場狂歡了。

    在校領導發布消息說陸延會是這次新生入學典禮的特邀嘉賓的時候,首府大學的大禮堂,第一次人滿為患,無數的記者聞訊而來,直接把首府大學的這個開學儀式變成了新聞發布會。

    所有人都爭搶著想看自己的男神一眼。

    甚至一些周圍的百姓們也紛紛跑到首府大學里,這樣一度導致附近三天街的交通徹底崩潰。

    在這一大片車流之中,有一輛出租車上坐著一個年輕的女孩,司機師傅在和前面的朋友通過電話后,抱歉的說道。

    “姑娘,真不好意思,你還是在這里下車吧,首府大學那邊不知道怎么的來了一個名人,現在這附近的路都堵了,什么車都過不去了。”

    后駕駛座上的女孩看起來二十歲不到,皮膚偏白,身材偏瘦,雖然看起來有些纖細,可一張小臉著實讓人過目不忘,那是一張清秀而干凈的臉龐,說不出到底哪里精致,可就是讓人覺得漂亮,舒服,她杏眸中的沉靜和淡然是她這個年齡不該有的。

    這個女孩正是夏亦心。

    “沒關系,謝謝師傅。”

    夏亦心沒有太糾結這個問題,她付了車費之后拖著行禮一路朝首府大學走去,看著周圍熟悉又陌生的街道,夏亦心一時之間有些恍惚。

    她不記得在系統里經歷了多少個十年,她有了明確目標之后許多位面通過的速度就很快了,她也刻意不去記得那些主角,配角的名字,真的就和系統之前說的一樣,把他們當做的是數據。

    主系統并沒有難為她,她集齊了九個方外之物之后,她得到了一個融合兩個世界的機會。

    可主系統同樣也說了有失敗的可能性。

    最差的結果就是她和他的世界永遠都是平行的。

    但她還是選擇了使用那唯一的機會。

    一年前她從深度昏迷之中蘇醒過來,在身體恢復了自主意識說話能力的那一刻她就調查了所有關于陸延、夏氏集團等等的信息。

    然而,一無所獲。

    她沒有放棄希望,因為她知道兩個世界的融合或許也需要時間,她也不能讓自己失去希望,于是在這一年里,她努力恢復身體,努力學習,努力改善家里的生活條件。

    最大的好處是她從系統里不但帶回了超強體能之外,醫術和廚藝以及武功全都帶了出來,她的樣貌也因為調理漸漸的變得更好。

    她知道,總有一天她會見到他的。

    總有一天。

    拖著行李,夏亦心走過了兩條街道,忽然,眼前出現了一個非常大的廣告牌,是某個化妝品的廣告,在廣告牌的落款處的“夏氏集團”讓她的心跳幾乎停了。

    她顫抖的拿出手機,飛快的搜索“陸延”,她敢發誓,在5分鐘之前,她剛剛搜索過這個關鍵詞,她每一天無數次的搜索,每一次從希望變成失望。

    而這一次,當跳出了一個頁面時,她眼眶里積蓄的淚水終于克制不住的流了下來。

    夏亦心大腦一片空白,她完全忘記自己的行禮,完全忘記了任何,一口氣沖向了最近的路口,攔了一輛車,在出租車司機詢問去哪的時候,她猶豫了一下說出了“一心醫藥科技”總公司的地址,在那里,她一定能有辦法聯系到陸延!

    就在出租車朝著幾公里之外的公司飛馳而去的時候,首府大學里,陸延正不得不站在主席臺上進行格式化的宣講。

    畢竟他不能為忽然出現在首府大學找一個更官方的理由。

    大禮堂里人滿為患,一張張年輕的臉龐,或者漂亮,或者可愛,或者帥氣,或者平庸,或者丑陋,但在陸延的眼里,沒有任何區別,因為都不是他想見到的。

    演講持續了不到三分鐘,陸延在格式化的鼓勵后匆匆的下了臺,在后臺拉住了學校的領導“我要找的人呢?她來了么?”

    被陸延拉住的校領導感覺對方身上的氣勢逼人,有點慫的搖頭“抱歉,陸先生,我們剛剛查過了,那位學生還沒有報道,這種情況也是有的,個別學生遇到一些問題要很晚才會到校,您如果真的很急,可以留下聯系方式,等她來了,我們再通知您……”

    因為夏亦心還沒入校,她的聯絡方式也僅僅有她家里的地址。

    校領導看到陸延變得黑沉沉的臉色,完全不明白這個叫夏亦心的女孩到底怎么惹到了陸延,就在他想說什么的時候,后臺進來了另外一個人讓陸延表情變了。

    是李蕊。

    “陸延,我們需要談談。”

    李蕊一直在后面,她目睹了陸延焦急的在小禮堂翻找花名冊的樣子,也聽到了他提起的“夏亦心”的名字,這一切,讓她覺得事情真的沒有那么簡單。

    當天。

    的新聞持續在熱搜霸屏,到處都是陸延的帥照,還有無數的舔屏狗。

    可惜一頭熱的沖到了一心醫藥科技公司的路上時夏亦心完全錯過了這些,直到她被公司前臺婉拒之后才想起了這點,匆匆搜索后又跑回首府大學的時候得到了“陸延已經離開”的消息。

    他們距離那么近,竟然錯過了。

    唯一好的是她的行禮依舊在原地沒有丟,來來回回三個小時,時間已經到了下午,她一口飯一口水都沒喝,同宿舍的女孩們都出去了,她在把行禮放下后,拿了學生證正想出去,忽然門被人從外面推開了。

    她毫無準備的撞入了一雙幽深的星眸之中。

    男人還是她記憶中的樣子,俊美的足以讓人一見傾心,那雙眸子里有急切有慌張,漸漸的沉淀成了濃郁的溫柔和愛意。

    可惜兩人的深情對視很快被走廊里女聲的嬉笑打鬧聲打擾,她如夢初醒,下意識的把他拉進了寢室里。

    “你怎么……”她的話音消失在一個吻之下。

    她腦子里根本來不及去想他竟然記得她,或者他記得多少這件事,哽咽出聲,緊緊的反抱住了他。

    鼻息間的冷香讓她知道,她終于找到了他。

    外面陽光正好,屋內歲月靜好。

    那一天之后,兩個世界正式融合了。

    在兩人見面三個月后,一則消息驚掉了所有人的下巴。

    陸延竟然閃婚小他十多歲的女大學生!

    現年三十二歲的陸延雖然長相,身價絕對都是一等一的,但他和夏亦心之間的糾葛也是眾人皆知的,這忽然跑出來另外一個“夏亦心”,讓大部分人都接受不了。

    你說“移情別戀”了吧?之前陸延對前妻的愛意那可是人盡皆知的,一直都是深情人設。

    怎么可能忽然對一個小十多歲的小姑娘移情別戀?

    再說“替身論”,明眼人就看得出這兩個“夏亦心”除了名字之外根本外貌上完全不同,怎么可能是替身?

    就在外面的新聞媒體無數猜測,網民也熱烈討論的時候,相對于抓不到的陸延**oss來說,在首府大學的夏亦心就成為了“網紅”。

    就算去食堂吃個飯都能圍了一大圈人,這導致她去了一次之后干脆選擇了自己帶,當然,她現在并不是住在宿舍里了,而且在陸延的公寓里。

    自從他雷厲風行的帶著她拜訪了未來岳父岳母之后,她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跟她爸媽談的,第二天兩人就扯證了,酒席之類的也被提上了日程。

    那個時候距離兩人再見面僅僅是三個月。

    一眨眼又是三個月,到了草長鶯飛的三月份。

    在寒假還沒正式結束的這段時間里,夏亦心周圍的“圍觀群眾”才算是少一些,她提前回了學校準備論文。

    圖書館里靜悄悄的,她剛剛找到幾本能用的,手機震了震,微信界面上顯示了好幾條同一個男人的信息。

    她忍不住唇角上揚,大清早起來之后發現人沒了的陸boss心情很不美妙,正在興師問罪。

    夏亦心抿著唇,忍著笑意給他回了一個的回復。

    自從跟陸延住在一起之后,她壓根休息日別想自己出去,就算在家里他也是黏的不行,她放寒假這段時間更是過分,雖然兩人現在是“持證上崗”,可她也不想在校期間就懷孕,可偏偏有時候她又拒絕不了他,所以只能用這種方法“點”一下他。

    她發過去后半天竟然沒得到回復,正納悶呢,忽然聽到圖書館的大門被人推開的聲音,她一探頭,正好看到了學校胖乎乎的教導主任帶著一個高大的男生走了進來。

    男孩看起來二十出頭,黑色的短碎發,樣貌英俊,好似有外國血統,一雙碧藍的眸子自帶沉冷的氣質,明明是一張陌生的臉,夏亦心卻感覺似曾相識。

    對方也隔著書架看到了他,微微一愣后唇角竟然有了笑意,像是見到朋友一般,唯獨夏亦心可以肯定自己并不認識他。

    胖乎乎的教導這時也發現了夏亦心,驚訝于她這么早到學校之外,也發現了兩人“特殊的互動”,驚奇的問“蘇遠同學,你們兩個認識?”

    蘇遠?

    ……陸淵?難道是陸淵?

    她心頭一跳,這時那個叫蘇遠的已經承認了“我們確實是朋友。”

    胖乎乎的教導主任也是人精,他一看蘇遠看夏亦心的目光就覺得不一樣,但他又不敢確認,畢竟現在是人就知道夏亦心是陸延的女人,他正想打個哈哈帶蘇遠繼續去其他地方介紹,沒料到蘇遠忽然提出來要跟夏亦心單獨聊聊的想法。

    看著直接不管他朝著夏亦心走去的男人,教導主任也無奈,只能站在圖書館門口當自己的空氣。

    而這邊,夏亦心直到蘇遠走近了,她這才完全確定了自己的想法,試探性的詢問“陸淵?”

    男人碧藍色的眸子里有一簇火光閃過“是我。”

    難以置信!

    夏亦心感覺自己完全不了解這個世界了,但她確實該和陸淵好好聊聊了。

    清晨的圖書館,一排排的書架也阻隔不了美好的陽光,在窗口,夏亦心聽到了關于陸淵,不,應該叫蘇遠的故事。

    相比較她和陸延復雜的故事,蘇遠的故事就簡單很多了,他原本也是因為三年前的一場車禍成為了植物人,自此之后他的意識就被困在了虛擬位面中,也就是星際位面之中。

    因為喪失了記憶,他完全接受了那里的所有記憶,從小在伊甸園號里被囚禁式的培養,長大后展露頭角成為總領,獵殺掠食者,他完全忘記了自己原本的世界,而當夏亦心死亡,位面崩塌之后,他也回到了自己原本的身體里,并且記得一切。

    只不過他的時間線要更早,是在三年前。

    直到幾個月前,他才肯定自己不是發瘋了,那些經歷是真實的可能經歷過的。

    聽完蘇遠的話,夏亦心有一種松了一口氣的感覺,她其實對于星際位面里的他還是有內疚的,如今知道他并非虛擬人物,而且回到了真實的世界,她那份愧疚就少了許多。

    “我見過他了。”蘇遠看著面露驚訝的姑娘,一字一頓的問“你現在分得清這是真實,還是虛幻了么?”

    他的問題讓夏亦心愣了一下,隨即笑了。

    “只要我認為這是真實的,那就是真實的。蘇遠,謝謝你,還有對不起。”

    她不是傻子,他特意跑過來,說了這些話,如果沒有帶著什么想法是不可能的,但夏亦心依舊覺得那不是“愛”。

    她頓了頓認真的看著他,補充道“蘇遠,你一定能找到你真正愛的人的,一定,好好珍惜自己剩下的人生路。”

    蘇遠看著面前纖細的姑娘,她長得不是他見過最美的那一個,卻是他鐫刻在心底的那一個,他很想告訴她,他真實的想法,可同樣的,他也想起了幾天前看過的場景。

    蘇遠前天就到了首府,想辦法見到了陸淵,他很好奇那個讓他“一敗涂地”的男人到底是怎么樣的,在他的預料之中,他的樣貌是在那個星際世界中自己無比熟悉的,可僅僅一眼他就知道為什么他會輸。

    因為他看她的眼神,那種無時無刻的愛意和包容,那在實驗系統的記錄里都無法表達出的感覺。

    他愛她,而她也愛他。

    這就是他一敗涂地的原因,哪怕死亡,也不能讓他們分開。

    就在這時,圖書館的門口傳來開門的聲音,蘇遠毫不意外的看到了那個男人的身影。

    他再回頭的時候對面的姑娘的注意力早就不在他身上了。

    她看著圖書館門口氣喘吁吁的男人唇角上揚,杏眸里滿是笑意,幸福的樣子傻子都看得出來。

    急匆匆趕來的陸延原本是想來哄人的,一進圖書館就看到夏亦心正和一個男人站在一起,而且那小子那眼神讓他看的著實不爽,滿含殺氣的氣勢頓時充斥了全身。

    胖乎乎的教導主任絕對不會想到自己會遇到這種“修羅場”。

    那皮笑肉不笑的兩個年級差十歲的男人真的不會下一秒打起來么?

    陸延身上那種可怕的氣場讓他都覺得脊背發涼。

    好在,兩人都不想真的起沖突,蘇遠留下一句“我還有事,改天再好好聚聚。”后就離開了圖書館,胖乎乎的教導主任緊隨其后飛也似的離開了。

    直到兩人離開,夏亦心才想起來忘了問蘇遠忽然來首府大學的身份,不過很快對面某男霸道的吻就讓她完全忘記了自己是誰,自己在哪。

    直到一吻結束,她才驟然回神,做賊心虛的看了一圈周圍,好在時間早沒什么人。

    她又氣又急的捏他“這是圖書館你瘋了!”

    回應她的是男人無賴的一句“夫人,我吃醋了。”

    “陸延你三歲么!”她哭笑不得,但對上他的深眸還是敗下陣來,把他拉到了圖書館最里側的位置,大體說了一下蘇遠的事情。

    可惜因為現在陸延暫時還沒恢復本位面以后的那些記憶,所以對于星際位面的事情他還不能有全方位的解釋,但至少知道了蘇遠已經“輸了”的事情讓他心情頓時好了不少。

    而這邊,哄完了“孩子”的夏亦心才慢半拍的想起自己早上刻意跑過來的原因,但現在也氣不起來了了,只得認命的戳了他兩下警告“我警告你別高興太早,你如果再……再不知節制,我就離家出走,哼唧!”

    “如果我真的‘不知節制’,夫人還能站著說話?”

    “陸延你混蛋!”她氣的又捏又打,直到他承諾不會再“天天”之后才滿意。

    翌日。

    蘇遠的身份夏亦心也知道了,他是a國著名學府的交換生,只在這里交流學習三個月,而且更驚奇的是他竟然是蘇北的親弟弟!

    沒想到兩個世界融合了之后蘇北這個位面也融合了進來真是驚奇。

    更驚奇的是也不知道三個男是怎么回事,在三個月后蘇遠回a國之前,三人竟然還一起去喝了酒。

    如果撇開身份來說,三個人確實都是能成為朋友的,特別是蘇遠,他的性格和陸延最像。

    在深夜,夏亦心把醉醺醺的醉貓扶進來的時候,她數落的話還沒說出口,某男就興師問罪了。

    “聽說你之前讓蘇北脫衣服來著?”

    夏亦心慢了半拍才想起這事,哭笑不得“這都是什么老黃歷了?那之后的位面里比這刺激的事情多了去了,獸人世界大家還都穿著皮裙,啊!你干嘛,放我下來。”

    她話還沒說完,忽然被男人打橫抱了起來,還一路就往浴室走。

    不久,里面傳來夏亦心氣的咬牙切齒的聲音“陸延你就是故意的!”

    隨后是男人好聽的低笑聲,哪里有半分的醉意。

    “夫人,你放心我是有計劃的,再過三年,你畢業的時候我們再讓明宇過來。”

    明宇?

    霧氣氤氳中,夏亦心震驚的看著面前的男人“你……”他記起來了?

    他似乎看穿了她的想法,一個深吻回應了她。

    他記起來了,就在今晚,很奇妙的,在和蘇北見面握手的一瞬間,所有的記憶涌入了腦海之中,陸延那一刻才真正感覺到了所有事情回歸了正軌,與此同時,回來的還有他原本的那些能力。

    他緊緊抱住了他的小姑娘,感覺像是擁有了全世界,那洶涌的風暴終于停了,孤獨的狼也找到了讓他溫暖的地方,星辰收斂入大海,燈塔照亮了前進的路。

    而他,終于心滿意足。

    至于此時已經成為了主神的明宇小朋友知道了自己“不負責任”的父母準備三年后再讓他“投胎”的事情,淡定的表示他都習慣了e=(′o`)))唉。

    不過,當四年后,陸明宇小朋友呱呱落地的時候,他震驚的發現自己……是個妹子!?

    臥槽!!

    他,不是,她要反悔了,才不要當個妹子,而且還有這一對整天撒狗糧的父母啊喂,請求回系統啊!

    系統表示:你當老子是開飯店啊,你想來就來,滾!

    二十年后。

    已經成長為“首府一霸”的陸明羽剛從隊伍里氣勢洶洶的回來后,震驚的發現偌大的別墅里早就沒了自己那對撒狗糧父母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一個俊逸高瘦的和她同齡的男生。

    做了二十年女生的陸明羽還是改不掉自己身上豪爽的氣場,在知道對方姓蘇,叫蘇青,并且也是被自己不負責任的父母給丟在這的之后,陸明羽立刻跟他勾肩搭背,表示“建立革命友誼”。

    她并沒注意到蘇青的耳根已經紅透了。

    他才不會告訴她,昨晚他做了一個夢,夢境里他竟然是個妹子,是古代大戶人家的未出閣的小姐,而且還是暗戀著一個叫“夏明宇”的男人,只可惜,那個驚鴻一瞥的男人一生為了國家從未想過兒女私情,而她也嫁了一個不愛的男人了此余生。

    不管那些夢境是真的還是只是夢,蘇青看著傻乎乎的姑娘,知道他絕對是放不下她了。

    于是,三年后。

    在宿醉后醒來的陸明羽就看到了一副鎮定的表示“我會負責”的男人。

    當然,回應他的是陸明羽小姐的一記上勾拳和黑虎踹心腿。

    蘇青追逐陸明羽的路還有一段路,不過,他們的故事就是另外一個了。

    又二十年后。

    林彤彤和陸勛也步入了中年。

    蘇北在方媛媛的陪伴下在癌癥的威脅下選擇了提前結束生命,享年九十歲。

    蘇遠最后的消息在十年前,他死于一場極限登山,一輩子沒有結婚,但名留史冊,享年四十歲。

    蘇青是蘇北的養子,他和陸明羽的小女兒也在這一年出生。

    夏亦心和陸延的第二個女兒也組建了自己的家庭。

    他們這一世只有兩個女兒,也算是變相的滿足了之前兩人的“女兒奴”的想法,雖然陸明羽是個“意外”……

    這一年。

    陸延一百一十二歲,夏亦心一百歲。

    兩人已經是華國有名的“最長壽的老壽星”了,而且他們兩人明明一百多歲了,可除了頭發白了,身體狀況一直都在五六十歲的樣子,讓不少人猜測陸延是不是隱藏了什么長生不老的秘密。

    五月份的一天。

    當他們的孫子蘇小齊去喊兩位在花園中聊天的老人去吃飯的時候才發現,不知何時,兩位老人坐在花園的椅子上,握著手一起沒了呼吸。

    他震驚悲傷之余,忽然聽到自己的母親哭著低喃了一句“他們總算是白頭到老了……”

    蘇小齊不懂,可他感覺得到自己母親的釋然。

    后來,兩位老人的遺體按照遺囑是火化的。

    再后來,當陸明羽成為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的時候,她有一次在父母的墓碑前遠遠的看到了一對年輕男女。

    遠遠的,她看著他們淚流滿面,卻選擇沒有上前。

    她知道,無論是邪魔血統,還是天神血統,實際上原則上都是可以“永生”的,兩個人選擇用這種方式離開身份的束縛是最好的選擇。

    陸明羽和他們的情況不同,她原本這個世界是沒有身體的,所以她和另外一個妹妹跟他們只有這一世的緣分,當然,她要更幸運一些。

    雖然對這對“不負責任”的父母頗有吐槽點,可陸明羽是愛他們的,也正是因為這份愛,讓她知足。

    不知何時,蘇青握住了她的手,兩位耄耋老人默契的都沒說什么,直到那對年輕男女離開他們才走到墓碑前獻花。

    遠處。

    女人似乎是想回頭看看,卻最終被男人拉走了,在隱蔽的地方,劃破虛空,去了另外一個地方,那里是一個全新的世界。

    人生本來就是孤獨的,你兩手空空的來這個世間,兩手空空的離開,唯一能做的,就是盡全力的抓住你愛的和愛你的人。

    愿你終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歲月靜好,看風卷云舒,人世滄桑。

    end

    ------題外話------

    完結感言我就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彩票体彩6十1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