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228、

作者:小橋靜水更新時間:
    


    即便田穰苴把話說得再委婉、沉深、令人省思,亦掩不了田穰苴實質的意思那就是:認輸!

    是的,盡管田穰苴沒把認輸兩個字明晃晃地說出口來,眾人卻品出其味:暫避對方的鋒芒,可不就指認輸么?……不和對方死磕,才有活命的機會!

    眾人鄙視地看著田穰苴,料不到田穰苴竟會提議向吳軍認輸。

    “你們都是甚么眼神?竟敢這樣看著本將?!”田穰苴臉色一黑,仿佛對眾人很是不滿。

    巧了,眾人也是這種想法!

    回過神來,弦施道:“大司馬,您消極面對,不太好罷?”

    夷城縣令附和地點了點頭,揚聲道:“夷城士兵寧可戰死,亦不退縮八萬吳軍算甚么?來八十萬吳軍,夷城士兵照樣不眨眼!……”說罷,瞪大了雙眼,夷城縣令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樣。

    田穰苴扶額,都不想直視夷城縣令,嘆氣道:“硬抗有甚么用?全死了,豈不如了吳王的意愿?意義何在?……怎地都不用腦子想一想,虧你們一副精明狀兒!”

    田穰苴張了張嘴,還想再說甚么,卻見議室忽被人打開鮑息面色不善地走了過來,開口第一句話是:

    “息哪里做得不好?竟讓你們排斥?”

    眾人瞪著第二個不請自來的鮑息,說不出話來。

    鮑息頓了一頓,先是隨手把門一關,再是拱手道:“大司馬的意思是,不與吳軍正面對決,對罷?息也有一點想法,想與眾人傾訴,還請眾人給息一次機會。”后半段話才是重點。

    眾人連忙道:“好說好說,請說請好。”

    于是,鮑息便毫不客氣地說了

    “各位,夷城士兵有多少人?”鮑息首先地發問。

    施弦道:“齊國水師有兩千五百人可戰!”

    夷城縣令不甘示弱道:“夷城有三千精兵,誓與夷城共生死!”

    鮑息道:“那么,加起來一共五千五百人,是罷?那么,吳軍呢?吳軍八萬,是也不是?”

    夷城縣令和施弦一陣氣短:不得不承認五千對八萬……委實困難了些。

    田穰苴眼里劃過一絲贊賞,不冷不淡道:“繼續。”

    鮑息道:“倘若吾軍以五千兵力,對戰吳軍八萬戰力,有幾成勝算?”

    眾人面面相覷:五千對八萬,一人要敵一百六十人,方有勝算……但這可能么?!

    真要以一敵百,那必是戰場大將才能做得到!

    或許……如果有好的計策,亦能以少敵多

    但這亦很吃力:齊軍人數不敵吳軍,唯一的優勢是水師可是,水師才兩千余人,就算加上夷城精兵,也只才五千出頭,若要與吳軍一戰,必要將他們引去河畔、海邊,以遠程方式擊之,但是他們會傻乎乎地送死么?

    更何況,吳王夫差亦在軍中盡管吳王夫差勇猛威武,但若齊軍幸運地弄死吳王夫差,以致吳王夫差死在齊國……

    且不提齊軍是否有能力殺戰吳王夫差,光是吳王夫差死了,吳國與齊國必成死局,到時吳國舉兵與齊國決一死戰……眾人縮了縮脖子,不敢幻想下去:其慘烈的結果不是單憑他們所能承受!

    嘆了一口氣,呂瑞姜適時地提問:“那么,鮑將軍的想法是……?”

    鮑息瞄了一眼田穰苴,略帶拘謹,答道:“息恐與大司馬的方案一致。”

    “認輸?”夷城縣令和弦施同時撇了撇嘴。

    “是‘避戰’。”田穰苴磨了磨牙,“避戰不是認輸!苴可不會在夷城的城墻上豎起白旗!”

    “怎么避戰?”夷城縣令和弦施眨了眨眼。

    鮑息撫掌道:“大司馬之意,正合息意避戰,避戰,不和吳軍發生沖突,保下夷城,就算咱們贏了!”

    “如何不發生沖突?”夷城縣令繼續地發問。

    田穰苴道:“轍”

    “轍?!”夷城縣令大驚。

    弦施若有所思。

    鮑息緊接道:“對,把人轍走!只留一座空城,吳軍要與誰戰去?”

    夷城縣令挑了挑眉,興奮道:“主意雖好,但要轍去哪里呢?轍退只是暫時性,總歸還要返回罷?”

    這是一個好問題。

    鮑息一愣,還真沒想好要轍去哪兒。

    眼珠子一轉,鮑息道:“轍去海上,如何?夷城船艦不少,應該能載夠所有夷城人罷?……”

    “自是不夠。”田穰苴輕扣桌幾,“要轍,就轍往夷城北部一帶,人人最好把生活用品全部搬去,只當搬家,去往深山老林里住上幾晚!”

    聞言,所有人都默默地瞅著田穰苴:深山老林?若是遇見豺狼虎豹,那要怎么辦?

    可是,田穰苴仿佛沒看見眾人的疑惑,直接地決定道:“好主意!就讓夷城人們全都暫遷夷城北部,把能帶上的東西全帶上,務必留下一座空的夷城要空,就空得徹底!”

    這一項龐大且費財、費力的工程,換作一般縣令,十有會拒絕田穰苴的提議幸好,夷城縣令不是常人,當即就同意田穰苴的指令,立即通知夷城,要求眾人在一天之內,將家里搬空……如若缺少運載車輛,可到縣府免費領取!

    不光如此,夷城縣令還派出一千名士兵,挨家挨戶地確認,以免有人不樂意長途跋涉再一次慶幸夷城民風彪悍,乍一聽到夷城縣令的布告,只才討論短短兩個時辰,便自覺地回家收拾一切!

    在田穰苴的驚異目光、弦施的目瞪口呆、呂瑞姜的滿臉佩服、鮑息的無聲驚嘆之中,夷城人們用了短短兩天,便將夷城徹底地搬空了真的搬空:呂瑞姜特意地查看了幾戶人家,家里只有光禿禿的房屋架子,甚么桌幾、柜已等通通不見!

    敬佩地看向夷城縣令,呂瑞姜除了服氣,仍是服氣:真是看不出,夷城縣令的威望宛如一座大山,令人仰望不止。

    ……夷城人們既已收拾完畢,夷城縣令自是帶著他們前往夷城北部一帶。

    夷城的北部一帶,幾乎都沒甚么人煙,盡是山川河流,勉強地度過幾日,也能支撐但若一直住下去,恐怕就要另費工夫了……田穰苴再三地保證,只需他們住上一周,即可歸家。

    田穰苴暗忖:一周足夠吳軍落腳地離開罷?

    為了監督吳軍的動向,保證吳軍是否離開,田穰苴自愿地留下,與他一起的還有十名夷城精兵,包括弦施和呂瑞姜鮑息則率領齊國水師,輔助夷城縣令,護送夷城人們,率先地離開……

    望著鮑息一行人浩浩蕩蕩地離去,呂瑞姜用胳膊肘了一肘弦施,好奇道:“你怎么會選擇留在這里?”

    弦施反問:“瑞姬好膽魄,不也留這?”

    呂瑞姜:“……”呂瑞姜當然不會告訴弦施:主角光環你懂不懂?只有傍上主角,才不會被炮灰!

    哼了一哼,呂瑞姜扭過臉去,不理弦施。

    弦施亦沉默,顯然不想討好呂瑞姜。

    田穰苴將夷城人們遷走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夷城之外找一處安靜且隱藏的場所,先把已方小隊藏匿起來如今他們滿打滿才十人,正易躲藏……只要他們不犯蠢,他們絕不會被人發現!

    然后,當他們在遮掩的石洞里藏上一天,輪流潛入夷城附近偵察消息時,吳王夫差便帶吳軍殺到。

    一如田穰苴所想,眼見夷城淪為空城,吳王夫差好不失望當吳王夫差又不死心地將城內逛了一圈還不止,仍無所獲時,他終于發怒了:“出來!快出來!……”

    當時,恰巧是田穰苴巡邏。

    田穰苴理所當然地聽到吳王夫差的刺探:“不信?隨便罷!待孤離開夷城,必要放一把大火,燒了這里不可,以解孤的心頭之恨。”

    “還不露面?很好,等孤明日啟程,就是夷城被火燒之日。”

    就算田穰苴不露面,聽到吳王夫差的威脅,亦是心驚:此時,田穰苴對吳王夫差的話持半信半疑的態度假如他一直不出現,吳王夫差是不是會放過夷城?

    可惜,田穰苴想得太簡單了。

    即便他不露面,吳王夫差亦是決定放火燒城為甚么他非和夷城過不去?!難道是因夷城主要造船,毀了夷城,就是毀了齊國的船業?……

    田穰苴猜他想對了。

    于是,就在吳王夫差真要燒城之前,田穰苴不得不現身。

    而吳王夫差亦和他討起價來。

    田穰苴方才明白吳王夫差做了兩手準備:假如吳王夫差真的把夷城燒為平地,那么齊國的船業就真的遭到重大損失;假如有人阻止,吳王夫差就會借機敲詐對方……

    反正,無論選擇哪一方,皆都齊國不利,而吳國總占上風!

    總之,怪齊國的軍事實力不敵吳國……

    目光一閃,田穰苴心道:就算吳王夫差詐走了齊國五十艘船艦,他亦要想方設法,讓吳王夫差吃一記悶虧,讓他占了假便宜,卻又反駁不得……

    而田穰苴引開吳軍之后,最讓夷城人們開心的是:他們可以回家了!

    住在深山,夷城人們委實不適合。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彩票体彩6十1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