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九十章恨離別(七)

作者:二兩桃蹊更新時間:
    


    “所以這句話也送給長孫陛下我們一起共勉吧。”長公主還是笑著說道,一副沒心沒肺的樣子。

    “寡人可能跟長公主不一樣,寡人喜歡的想要的最后都是寡人的。”長孫連城一邊笑著說道,一邊夾起眼前章魚,放到了慕金橙的碗里。

    “這是深海里捕捉的,常羊山上是沒有的,在外面也吃不到的,你嘗嘗。”

    “……”

    其實對于吃的,慕金橙從來都是不在意的,好吃的,不好吃的都可以。

    奇形怪狀的也不在乎,慕金橙真正喜歡的都是老舊的東西,新奇的并不是很想嘗試。

    于是看著也眼前的章魚,陷入了深深的沉思,長孫陛下話里有話,慕金橙也不小了,終于是明白了,可是該怎么做才能即不讓長孫連城尷尬,也能讓自己在幫完以后全身而退。

    “看來清河公主不是很喜歡,不過我到是喜歡,公主讓我來幫你”說著就毫不在意的夾起了慕金金橙碗中的章魚,然后毫不猶豫的吃掉了。

    “……”慕金橙都不知道說些什么,只能呆呆的看著。

    “長公主倒是喜歡新奇的事物,正好跟長孫陛下相合呢。”慕青藤還笑著說道。

    “哪里哪里,一般一般。”這位公主還推脫著呢。

    后來這一頓飯吃的極其的尷尬,本來以為這大年下的,怎么也能看在過年的面子上,大家都得饒人處且饒人,萬萬沒有想到今天的長公主戰斗力這么強,而長孫陛下也不肯退讓分毫。

    定國侯自顧自的吃著飯,什么也看不見也聽不見,王將軍更當自己是個小嘍啰,一句話也不說,反正這里的飯確實是好吃。

    “那個,今天是初一,陛下倒是體恤臣子們過了個團圓的年夜,是今天晚上要開群臣宴嗎?”沒話找話,她慕金橙什么時候也成和事佬了,所以說一個人的朋友呀還是不要太多。

    “小橙子猜對了,看來是不用今天晚上我來請你了,到時候記得去。”

    “我也要去”長公主接著說道。

    “……”這頓飯吃的糟心。

    “那個……我……”

    “清河公主有些乏累了,今天就不叨擾了,本侯告辭了”

    還不知道該怎么說的時候,蘇陌遺倒是先張了口,解了慕金橙的尷尬。

    “微臣也告退”王將軍也敢忙的起身告了退,神仙打架小鬼遭殃,他可不想做遭殃的小鬼,滿桌上下就屬他位卑權低,此時不跑更待何時。

    “大家都吃飽了,我一個女孩子家家的也不好多吃,清河公主我也走了。”長公主今天著實是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站起來就走了,怎么好像是跟長孫陛下對立起來了。

    一桌子人三三倆倆都走了,只剩下了長孫連城,還有慕金橙與慕青藤。

    “長孫陛下若是忙的話,也可先行離去,我們就不強留了。”慕青藤也放下了碗筷笑盈盈的說道。

    這是要趕人了,抬頭看看慕金橙無奈的樣子,也只得起身“還是你們兄妹好好的吃飯吧,寡人先走了。”

    “恭送陛下。”

    自長孫連城走了以后慕金橙也沒有什么心思吃飯,放下了手中的玉箸,侍從們就飛快的上來收拾了碗筷。

    慕金橙倚在座椅上出神的看著外面。

    “公主那尊石像……”祁風悄然的上前問道,說實話,她也覺得很不妥,在常羊山的時候,圣人們還沒有石像呢,這個雕起來多不吉利呀,還說是她們公主,哪里像了。

    “拖到倉庫了去吧”慕金橙面無表情的說道。

    “金橙這樣做可就是辜負了長孫陛下的一片心意呀”慕青藤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拿了茶壺與茶杯就走了過來,給慕金橙斟了大半杯茶水,然后遞在了她的眼前“喝點茶。”

    “不喝,大過年的,有點苦。”

    慕青藤笑了笑也沒有說些什么,自顧自的就把手中的茶水喝完了。

    “金橙我們真該走了,你上次說是什么時候呀?”

    “快了”慕金橙從窗戶外面看著遠處層層疊疊的宮殿說道“很快了,等我幫長孫連城把這皇位坐穩了,我了了這樁心事就離開。”

    “以長孫陛下的心智,又何須咱們幫忙,金橙再不走,以后可能就走不了了”慕青藤還是半開玩笑的說道。

    “……”走不了,她慕金橙要去的地方還沒有去不了的,她要走,又有誰能攔的住,除了要幫助長孫連城以外,她實在是不愿意去神木,神木是個吃人的地方,比之大金還要恐怖,她一個人應付不來,總是有些惶恐的,可是這些惶恐深深的埋在心底,從來都不與人說。

    因著見自家的公主不知為何神情仄仄,于是拿來一個靠背放在了她的身后“公主您還是靠一會兒吧”然后大氅也拿來披在了她的身上“如果公主嫌棄臥房里們的慌,就在這里休息吧,奴婢給您把窗關上。”

    “……”慕金橙沒有說話閉上了眼睛沉沉的睡去。

    慕青藤坐在旁邊也沒有說話,安安靜靜的陪著,不一會兒祁風也拿來一個大氅給他披上。

    他還笑著對祁風說道“有心了。”

    這還是中午就沉沉的睡了過去,沒有噩夢沒有希望,就著新年中午的光,但愿今年能開一個好年。

    慕金橙的這一覺就睡到了太陽西斜,風霜雨露也不敢前來打擾,即便是長孫陛下派來的轎攆已經停在了門口多時,也沒有人上前來稟報一聲。

    只是大越的只會了慕公子,慕青藤只是笑著問他們“什么時候神族的公子還需被下屬支配了?”

    所以誰也沒有再敢多說一句。

    直到慕金橙自己睜開眼睛,輕輕的伸手就推開了窗戶,外面的太陽已經下沉,連殘陽都不肯留下。

    “公主你醒了?這大氅還是稍微的蓋一會兒吧,要是直接的起身的話,怕是會著涼的。”

    慕金橙沒有說話,這是任由這祁風拉過大氅好好的蓋好。

    過了很長的一段的時間,看著他們忙忙碌碌才恍然的想起來“今天晚上是不是長孫陛下有宴請?”

    “是的公主,轎攆已經在門外等候多時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彩票体彩6十1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