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234章 燈火下的巨石城

作者:碳烤土豆更新時間:
    燕玲貴妃帶著一幫手下,趁著黑夜進入那個巨石城。

    巨石城里,點燃了燈火,那些遠處的燈火,顯得是那么的美麗,那個燕玲貴妃第一次看呆了。

    那個來迎接燕玲貴妃的慕容無雙,他們靜靜的沒有說話。

    燕玲貴妃不說是風華絕代,也自然有她的一股魅力。

    這種魅力讓那些燕玲貴妃的手下,對這個女人很服氣。

    可是,那個燕玲貴妃自己心里卻很不舒服,那個湯章威在白銀大陸的青魚城堡,給那個燕玲貴妃留了位置,可是她覺得自己應該住進那個白銀大陸的白銀城。

    其實,那個湯章威是不明白那個燕玲貴妃的心思,要不然她肯定會讓那個燕玲貴妃如愿以償的。

    另外一方面,那個唐昭宗的心里現在也很不舒服,因為要對付那個燕玲貴妃手下的暗殺。

    那個唐昭宗很疲勞,也有些惱火,他對何皇后說“有誰,還真的把朕當做一個皇帝”

    何皇后說“皇上,你何必要如此悲觀,在這個世界上,總有一些人會支持著你,我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

    唐昭宗說“是不是真的”

    何皇后說“千真萬確,我一定會幫助你的。”

    唐昭宗卻在此時神色自若,緩緩地走上前兩步,正好擋住白存孝的面前

    何皇后當時的心里何嘗不是驚詫和悲憤,但是,他覺得唐昭宗如此沉靜自如,必有所恃,在真相未明之前,切勿輕舉妄動,當時伸手輕輕一拉白存孝的衣角,冷冷地笑了一聲,說道“湯章威!暗算于人,只能偶一為之,若以此為倚恃,也不值識者一笑,慢說胡黃牛和霍子伯這兩個年輕人的功力,不是你湯章威可以望其項背,僅憑機智一項,你雖自稱‘萬巧’,卻仍然不值得他二人一顧。”

    霍子伯淡淡地一笑,向唐昭宗說道“這件事,雖然關系兩條人命,而且也還關系著青魚城堡未來勁敵的生死存亡,但是卻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

    唐昭宗點頭笑道“楊蒙蒙臺!你盡管暢所欲言,無須多慮,我道人要把這掃除青魚城堡的責任,留待徒兒實行,言猶在耳,不曾背信,即使你老弟言有未妥之處,我等也有容人之量。”

    霍子伯面對這幾位當今一流武林高手,能夠如此沉著如常,本是頗不尋常的表情,不過他此刻的心里,倒真的有恃無恐。第一,他拿話緊緊扣住這些名重當今的高人,使他們無法自食其言,遽下辣手。第二,他知道在胡黃牛和霍子伯兩人生死未明之前,他們即使一怒食言,也有所顧忌。第三,等到他們入山以后,發覺到胡黃牛和霍子伯,已經喪命“巧懸千斤閘”下,那時候的情況,也斷非此時此地可比。青魚城堡步步死域,處處危城,縱使這幾個人身有不世之功,充其量能獨得自保而已,只要這幾個人如此金羽而掃,武林之中,縱然俱皆曉得霍子伯其人,知道白銀大陸青魚城堡其地,又其奈我何

    霍子伯想到此處,覺得自己今后只要全力尋找剩下的那幾塊玉,不必再要分神防范武林的進攻,一旦五塊玉環齊歸一身,天下還有何人再反抗

    這一陣如意算盤,直打得霍子伯打從心里一陣舒暢,他真要感謝這幾個人的突如其來,替青魚城堡的力量,作了一次測驗,為霍子伯解決了不少心頭負擔。

    當時霍子伯一陣呵呵笑聲之后,雙手居然背到身后,朗聲說道“唐昭宗請勿焦躁,宇內二書生勿仇怒,一件有趣的事,要以平靜的心情,才能領略其中三味,急躁與煩惱,是于事無助的。”

    此時,白存孝已經抑止住心頭的焦急與忿怒,她也自嘆這“定”與“靜”

    的功夫,還不能與唐昭宗相比,她把信心寄在唐昭宗身上,當時散去雙掌功力,飄然上前,指著霍子伯說道“巧言令色,色厲內荏,這也是湯章威生平所擅長的萬巧之一么你苦說不出有趣之事何在,只怕你逃不過公道。”

    霍子伯毫不遲凝的說道“胡黃牛和霍子伯這兩個娃娃,既然是當今兩大高人的嫡傳門徒,功力如何從唐昭宗把掃蕩我青魚城堡的重大責任,放在他二人身上,便是不難見其一斑,然而,這兩個娃娃太不爭氣,竟在未得師令托付之前,自投落網,喪身青魚城堡,這倒是叫做‘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師父淚滿襟’,這不是巧得非常有趣么”

    唐昭宗“哼”了一聲,說道“還有其他有趣的事么不妨一并說來。”

    霍子伯點點頭,得意地笑道“我說這兩個娃娃身喪在青魚城堡的“巧懸千斤閘”下,而各位竟異口同聲說是不至如此,我這身為此地主人的。家務事反而沒有各位客人知道得清楚,這也是非常有趣么”

    白存孝聞聲不禁渾身為之微微一顫,但是,她仍然沉靜著語調,沉聲問道“胡黃牛和霍子伯既然身喪青魚城堡,如今他二人尸首何處可否讓我們一觀

    霍子伯擺著手,笑嘿嘿地說道“我與這兩個娃娃,遠近無仇”

    這“無仇”二字剛一出口,白存孝不由一冷冷哼了一聲,一股殺氣,掠過眉梢。

    霍子伯略略為之一頓,但是立即又接著說道“他二人身落千斤閘,也有一些微罰之意,擅闖青魚城堡,不能無懲,既然一死,我湯章威尚能本乎人死罪不及尸的規矩,這兩個千斤閘,暫不移動,就算他們身葬白銀大陸,魂尋黃土,這樣總算我湯章威,尚不失厚道之人吧!”

    霍子伯言猶未了,唐昭宗忽然跌腳大笑,轉身對白存孝笑道“許大俠!你我今日人到白銀大陸,竟被人家視之為三歲孩提,這倒是我道人生平僅遇!有趣!有趣!”

    霍子伯靜靜地站在一旁,忽然眉頭一掀,含著冷冷的微笑,等到唐昭宗譏笑已畢,這才淡淡地說道“知徒莫過于師,唐昭宗對于令徒,既然有如此信心,我湯章威倒有一點成全之意。”

    唐昭宗笑道“楊蒙蒙臺!聽你言下之意,你要讓我道人一行,深入你白銀大陸青魚城堡,到那巧懸千斤閘前,察看一個究竟,以證實你的話,果然是真的么”

    霍子伯冷冷說道“三十六道關卡,二十四種埋伏,今天一律撤禁,讓你們一行,無憂無慮,步步坦途,去到巧懸千斤閘前,看個仔細分明。”

    何皇后哼了一聲,冷然說道“你倒是大方得很,你以為那關卡與埋伏。能當得住我們舉手之間么”

    唐昭宗笑著說道“秀士!既然楊蒙蒙臺如此大方,我們也就卻之不恭。”

    霍子伯哈哈一笑。朗聲說道“湯章威當在巧懸千斤閘前,恭候各位的光臨。”

    說著話雙手抱拳,落地一拱,只見他長身起處,長衫微擺,一式“長嘯迎風”,直拔三丈有余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彩票体彩6十1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