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三百八十三章 左相手段

作者:血紅更新時間:
    巫鐵站起身來,好奇的跟在了左相等人身后。

    這是巫鐵見過的,除了巫獄和羲不白之外最強大的修士,巫鐵很好奇,這位左相,會用什么手段解決眼下的大戰。

    城門口,大晉的將領們站成一排,驅動仙兵,和城外的敵人相互轟殺著。

    一件件仙兵在空中對撞,爆發出的光焰、氣浪、雷霆、霞氣翻滾,虛空扭動,根本看不清三步外是什么景象。

    左相站在了距離城門數十丈的地方,他向身后的祭壇一招手,那口巨大的金龍鐘就冉冉變小,最終化為高有一丈二尺的大鐘懸浮在左相的面前。

    左相伸出手,輕描淡寫的按在了大鐘上。

    隨后,金龍鐘上纏繞的金龍,從尾部開始,一片片龍鱗迅速亮起,呼吸間就金龍全身龍鱗盡數亮起,‘嗡’的一聲巨響,金龍鐘轟然震鳴,一圈圈金紅色的云霞迅速向四周擴散開去。

    巫鐵幾個起落,就蹦上了城門上的城墻,向四周望了過去。

    一如金龍鐘第一次敲響時一般,戰堡四周無數大魏、大武的士卒被震得魂飛魄散,一個個軟塌塌的倒在了地上。過了一會兒,地面上血色火焰升騰而起,這些被震殺的士卒紛紛化為青煙。

    左相一人敲響金龍鐘,比之前數十名胎藏境將領聯手爆發出的威力更強。

    以戰堡為中心,方圓五十里內所有士卒瞬間被一掃而空,數千條大小樓船紛紛崩解,連同樓船內的所有士卒都被打得煙消云散。

    “此寶,不錯,在大晉所有的鎮國重寶中,其威力可進入前五之列。”左相輕輕撫摸著金龍鐘,由衷的贊嘆起來。

    激發了一次金龍鐘,左相體內猶如太古火山的恐怖氣息驟然弱了一大截。

    但是一句話的功夫,他的氣息就迅速恢復到了極致……很顯然,他所說的,他消耗法力的速度根本比不上法力自生的速度,并不是虛言。

    他體內的法力正在不斷的增長,不斷的變強,而他的身軀容量有限,不斷高漲的法力,對他的身體和神魂都是一個極大的壓力。

    若是不能突破,他遲早會自爆身亡……那時候,他固然是魂飛魄散,但是他也注定對他身邊的環境和人物造成巨大的傷害。

    一聲金龍鐘響,城外的大魏、大武的軍隊驟然停滯了一下。

    隨后低沉的戰鼓聲、沉悶的鐘鳴聲再次響起,大魏、大武的高層高呼著各種封賞軍令,驅動大軍繼續浩浩蕩蕩的向戰堡涌了過來。

    人擠人,人挨人,一條樓船和一條樓船緊緊的靠在一起……

    密密麻麻的大軍再次猶如洪水一樣涌了上來。

    城墻上的大晉將領已經停止了反擊,他們都用一種怪異的憐憫目光看著城外浩浩蕩蕩涌來的敵人。

    漫天的攻擊落了下來。

    之前一波援兵布下的防御陣法開始啟動,大片光罩升騰而起,擋住了城外的瘋狂攻擊。

    等到大魏、大武的士卒、樓船沖到了距離城墻不到百丈的位置,左相這次將兩只手按在了金龍鐘上。金龍體表龍鱗亮起的速度比之前快了十倍有余,又是驚天動地一聲鐘鳴響起。

    這一次,鐘鳴的威力比之前一聲強了一倍有余。

    方圓七十里內,所有大魏、大武的士卒被橫掃一空,除了那些胎藏境的將領勉強拖著重傷的身體逃竄了回去,其他胎藏境以下的官兵瞬間爆體而亡。

    左相微笑著抬起頭來,向高空的那面顯出了九龍逐日圖的血旗看了一眼。

    九龍逐日圖上,有三條巨龍已經通體變成了血色,正散發出奪目的紅光。

    “不錯,不錯……再來,再來……第一軍,你去挑戰,呵呵,話語越難聽越好……”左相輕輕的說道:“大武的統軍主帥,是他們的皇太子武獨尊吧?”

    “武獨尊的生母出身有問題,據懷疑并非他外祖父的親生女,而是他的外祖母私養的面首所生……雖然這事情被大武神皇掩蓋了下去,可是這消息,老夫恰恰知道了……”

    “你可以,直接用‘野種’一詞去挑釁他,想來他很樂意和你拼命。”

    左相笑得很燦爛,他悠然道:“看看,這次能否讓九龍逐日圖整個亮起來。嘿嘿。”

    第一軍大笑著竄上了城墻,然后從城墻上直接蹦了下去,他連蹦帶跳的竄向了大武中軍的方向,扯著嗓子的大吼了起來:“野種武獨尊,你媽可好?”

    大武中軍旗艦上,身穿九龍袍,氣度雍容華貴的武獨尊正坐在一張黃金大案后面,慢條斯理的翻閱公文,審視前方傳回來的士卒損失的統計。

    對于那些低階士卒的死傷,武獨尊并沒有放在心上。

    民如韭割復生,大武神國有子民億萬,區區低階士卒損失再多,不過是一份征兵軍令就能補齊的事情。

    死傷再多的低階士卒,又如何?

    根本傷不到他武獨尊一根毛發。

    但是如果攻下戰堡,那功勞就大了……武獨尊微笑著看著站在身邊的幾個長袍高冠的老人,也就是大武太子,才能如此輕松的將皇族供奉院中的這些老怪物請出來。

    有了他們封印了戰堡中的大晉傳送陣,大晉的防軍是死一個少一個,只要舍得用士卒的命去填,這座戰堡,遲早是他武獨尊的。

    現在的武獨尊,急需一份驚天動地的功勞。

    而奪下這座戰堡,贏得血旗爭奪戰的最終勝利,這份功勞足夠醒目……而且,皇族中的好幾個已經壓制不住修為的老不死,定然會承他的人情。

    武獨尊微笑著,合上了面前的公文。

    “繼續進攻,不要忌憚傷亡。父皇既然將這次的任務交給了孤,那么,就一定要贏。”

    武獨尊的眸子里閃過一抹陰郁之氣——他的母后,怎么就不暴斃身亡呢?真正是,丟盡了他的臉面。堂堂大武太子啊,自家的母后居然是……

    若是她暴病而亡,那就真正太好了。

    武獨尊的臉色陰沉,偌大的議事大廳內頓時一片死寂,幾個修為高深莫測的皇族供奉也都小心翼翼的低下了頭。

    就在這個時候,第一軍的吼叫聲遠遠傳來。

    ‘野種’二字,迅速讓武獨尊面皮變成了紫紅色,他猛地一下站起來,身上噴出了大片形如蓮花的黑色火焰。他全身哆嗦著,歇斯底里的尖叫起來:“那是第一軍?給孤,去殺了他,殺了他!”

    面前的黃金大案瞬間化為青煙,武獨尊歇斯底里的尖叫著:“不惜代價,不管死傷多少人,攻上去,殺了他!讓孤的禁衛親自去督戰,無論品階高低,有進無退,誰敢后退一步,孤滅他三族!”

    武獨尊發飆了。

    而左相又輕飄飄的,一掌按在了金龍鐘上。

    一聲鐘鳴,虛空中光焰萬朵,隱隱可見萬龍奔騰,無數流光從戰堡上空向四周奔涌而去,綿延數萬里,氣相驚人之極。

    左相看著司馬閻,朝他又叮囑了幾聲。

    司馬閻的臉劇烈的抽了抽,然后他點點頭,帶著幾個下屬沖出城門,沖向了大魏神國中軍的方向。

    “大魏龍驤軍主夏侯魔,你可記得——水光山色,滿池青蓮,紅顏白發,兩淚漣漣?”

    司馬閻扯著嗓子大吼了起來。

    大魏龍驤軍的地位,堪比大晉神威軍,同樣是大魏致力開拓領土,向外擴張的主力軍團。

    大魏龍驤軍主帥夏侯魔,不僅僅是大魏皇族,更是當今大魏神皇一母同胞的親兄弟,在大魏內部素有‘賢王’的好名氣。

    只是,司馬閻這四句十六個字沒頭沒腦的話出口后,生得相貌堂堂的夏侯魔就好像瘋狗一樣嘶吼著沖出了中軍大營,丟下所有的護衛、下屬,咬牙切齒的紅著眼沖向了司馬閻。

    距離司馬閻還有十幾里地,夏侯魔身上就噴出了十幾條煙氣,十幾件九煉仙兵帶著毀天滅地般氣息,呼嘯著砸向了司馬閻。

    司馬閻瞇著眼,急速的向夏侯魔傳音:“重傷,讓我將你打得重傷瀕死,然后你下令猛攻復仇,那十六個字的事情,就不會泄露……否則……”

    夏侯魔呆了呆,他低沉的嘶吼了一聲,大踏步沖向了司馬閻。

    司馬閻手中一柄光芒耀目猶如彩虹的仙劍騰空而起,當頭一劍劈向了夏侯魔。

    在大魏神國無數將領的驚呼聲中,夏侯魔居然被司馬閻一劍命中,長劍從他左肩刺了進去,從他右側軟肋下洞穿而出。

    夏侯魔猛地吐了一口血,踉蹌著向后就逃。

    司馬閻低聲贊嘆了起來:“左相大人,真個猶如神人也。”

    他飛撲而起,一個閃爍到了夏侯魔身后,然后一掌按在了夏侯魔的后心上。

    夏侯魔身上的仙兵甲胄沒有起到任何作用,被司馬閻一巴掌拍得粉碎,一掌結結實實的拍在了他后心上。

    夏侯魔猛地張開嘴,他好似榨汁機下的果子一樣,一道血水呼嘯著從他嘴里噴出數十丈遠,隔著十幾里距離,那些飛掠而來的龍驤軍將領都聽到了夏侯魔體內骨頭崩碎的‘咔咔咔咔咔咔’聲。

    只是一掌,夏侯魔被打得眼珠都差點從眼眶里噴了出來。

    嘶吼著化為一道血光向后飛撲了幾里地,一頭撞進了自己心腹將領的懷里,夏侯魔歇斯底里的嘶吼著:“攻城……為本王……報仇雪恨……”

    司馬閻下手絕無留情,夏侯魔自己干脆放棄了所有防御。

    連續兩次重擊,夏侯魔真個到了瀕死的邊緣,他的心腹將領們手忙腳亂的幫他灌了一肚皮救命的良藥,夏侯魔依舊是奄奄一息,上半身的毛孔內不斷有淤血流淌出來。

    龍驤軍的將領們抱著夏侯魔回歸中軍,隨后整個龍驤軍的軍陣就好像沸騰的稀粥一樣亂了起來。

    龍驤軍的所有將士猶如瘋狗一樣朝著戰堡沖來,同時他們比瘋狗還要兇殘的,揮動著兵器,驅趕著鳳翔軍、奔狼騎的士卒攻向了戰堡。

    夏侯魔是神國親王,更是神皇胞弟,他在戰場上莫名的被打成重傷……

    好吧,不管夏侯魔被打傷的過程有多玄幻,在場的大魏神國的將士們若是不能為他復仇,那么,他們也就不用回去了,全都在這里抹脖子吧!

    數千仙兵帶著恐怖的轟鳴聲砸向了司馬閻。

    堂堂神武軍大帥司馬閻轉身就跑,他跑得太倉皇,左腿絆了自己右腿一下,居然當眾摔了個狗啃地……

    不管多狼狽,司馬閻帶著幾個心腹將領一溜煙的竄回了戰堡,一臉是笑的湊到了左相面前:“左相大人,那話,到底是什么意思?”

    左相‘嘿嘿’笑了一聲,慢條斯理道:“當今……罷了,你已經答允他不說出去,你知道了又有什么意義?”

    站在城墻上,和身邊的神武軍將士們一樣,耳朵都豎起來,準備聽八卦的巫鐵差點沒一頭摔下城墻。

    這老家伙……

    他可真會吊胃口!

    不過,想想武獨尊是怎么上當的?

    可見,剛剛司馬閻對夏侯魔念叨的那十六個字,肯定藏著見不得人的陰私勾當。

    巫鐵不由得開動腦筋,這里頭,能有多少見不得人的事情呢?

    大魏神國、大武神國,兩國的最高統帥都被刺激得發狂了,完全失去了正常指揮軍隊的能力……

    兩國大軍浩浩蕩蕩,猶如潮水一樣不斷沖擊戰堡。

    左相站在戰堡中,好整以暇的將法力不斷注入金龍鐘,每當一波軍隊涌到城墻附近,他就激蕩金龍鐘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轟鳴。

    于是方圓百里內,所有士卒都被瞬間震斃。

    而兩國高層全都瘋狂了,他們根本不顧普通士卒的傷損,只顧著將他們趕去戰堡旁送死。

    一聲聲金龍鐘轟鳴,無數戰士隕落。

    一天一夜,兩天兩夜,三天三夜……

    不眠不休,悍不畏死,瘋狂沖殺。

    巫鐵抬頭看著天空,高空中那面方圓數十里的九龍逐日血旗上,九龍逐日圖已經有九條龍影放出奪目的血光,唯有正中一**日光影黯淡。

    更多的士卒被驅動著沖向了戰堡。

    這幾天幾夜中的慘厲景象,巫鐵固然是嘔吐了好幾次,姜平、蔣括、蔣天星等人也都面色慘白,一個個蜷縮在城墻上,完全失去了殺戮的力氣。

    左相面不改色的激發金龍鐘,他一人擊殺的敵軍士兵,比滿城將士加起來還要多了好幾倍!

    這一日,九龍逐日圖中,正中那一**日徹底成型,不斷放出奪目的血炎,猶如一顆小太陽一樣照得方圓千里范圍內一片猩紅。

    一個低沉的聲音從遠處傳來:“令狐青青,老不死的,你還要不要臉?這幾日,是你不顧臉面,在屠戮我大魏兒郎?”

    “除了你這老不要臉的,我真想不出,還有誰,能夠讓我大魏損兵折將至此。”

    左相令狐青青‘咯咯’笑了起來:“孫不破,你來了?呵呵,你和老夫情況相似,要說不要臉,你我相當啊……你七天前就到了,為何今日才開口?”

    令狐青青搖了搖頭:“你,不也是在等著,等九龍逐日圖徹底完成么?這么多大魏好男兒,可都是因為你的私心而死的。”

    “呱噪!”大武神國的軍陣方向,一聲冷酷的呵斥聲遠遠傳來:“廢話一堆,有什么用?想要血旗,各憑手段吧!”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彩票体彩6十1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