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百八十九章 風暴前夕

作者:血紅更新時間:
    牛蠻渾身麻痹的嵌在石柱中,半天沒有動彈。

    甲胄的防御力絕佳,巫鐵那一拳如此霸道,牛蠻也沒受到半點傷害。

    雖然沒受傷,牛蠻的心境卻差點被巫鐵一拳打碎。

    那是,何等可怕的,一拳。

    無法阻擋。

    不能阻擋。

    甚至一拳落下來的時候,牛蠻本能的生出了無邊的絕望。被巫鐵那一拳命中身體的時候,牛蠻甚至覺得,他就是一顆可憐的雞蛋,就要被一個大鐵錘轟成蛋漿

    那么可怕的一拳,根本不是三天前牛蠻和巫鐵角力的時候,巫鐵所表現出來的力量應有的攻擊力。

    巫鐵三天前隱藏了力量?

    不,這三天內,在那個太古遺跡中,巫鐵憑空增長了無數的力氣。

    牛蠻呆呆的嵌在石柱里,任憑四周數十個探子站得遠遠的窺覷他。

    高空一根根巨大的石筍不斷墜落,砸得附近地動山搖,有些地方傳來了凄厲的慘嗥聲,那是來不及閃避的人被石筍砸在了下面。

    過了好久好久,牛蠻才身體一晃,從石筍中掙扎著走了出來。他站在地上,一根石筍恰好落在他頭上,被他頭盔上兩根粗壯的牛角撞得粉碎,他的身體動都沒動一下。

    四周見到這一幕的探子們瞳孔驟然縮成了針尖大小。

    這甲胄,不是樣子貨,是真正的防御力驚人的重寶。

    幾個血彎刀的高手化身流光朝這邊趕來,他們遠遠的就大聲呵斥著,傳達了老刀風的命令,勒令牛蠻趕緊趕回去向老刀風匯報情況。

    牛蠻失魂落魄般應了一聲,撒開兩條大腿,大步隆隆的向血彎刀駐地狂奔而去。

    巫鐵石堡中,巫鐵瞇著眼眺望著牛蠻被打飛的方向,然后笑著看向了唐七:牛蠻他皮粗肉厚的,又有那套甲胄護身,應該沒什么大事。

    堂主,您,要不要試試我的拳頭?巫鐵齜牙咧嘴的笑著。

    唐七身體一哆嗦,他一揮手,一套金光燦燦的甲胄頓時裹在了他身上。作為戰堂堂主,他自然也得到了一套老刀風賞賜的戰甲。

    只不過和力量型的牛蠻不同,唐七走的是輕靈快捷的路子,所以他的甲胄和巫鐵一樣,也只是護住了上半身的半身甲和一件裙甲,頭上有著一具輕盔,雙臂小腿有護臂護腿而已。

    他干笑著,向巫鐵搖了搖頭:槍爺你說笑了,我來這里,并無惡意,只是好奇我大致明白了,槍爺你在遺跡中,這力量可是提升了不少

    打了幾個哈哈,唐七一步一步的退出了巫鐵的會客廳。

    那么,就不叨擾了,槍爺你好生休息。這些侍女一個個乖巧水靈,可以盡情享用。

    唐七笑得很燦爛。

    巫鐵嘴巴一歪,又將剛才的一套說辭搬了出來,什么細胳膊細腿啊,胸平屁股小啊,身上沒鱗片啊什么的。

    唐七一張臉齜牙咧嘴的抽動著,無奈的看了巫鐵一眼,然后轉身快速離開。

    族群不同,審美觀有太大的差別,這真是沒辦法了。

    唐七剛剛退出巫鐵的石堡,他和牛蠻一起,被老刀風叫了過去,然后劈頭蓋臉的就是一通破口大罵。

    就算在老刀風的石堡外,都能聽到老刀風氣憤的咆哮聲。

    你們這是做什么?做什么?

    你們是沖著槍爺去的么?是么?

    不是!你們是沖著我來的,沖著我來的。

    當我不明白你們的心思么?你們想要做什么?

    你們不相信我這個做大哥的你們覺得,做大哥的隱瞞了你們一些事情,做大哥的會虧待你們!

    你們這么想,你們對得起我么?對得起我給你們的這些神甲神兵么?

    你們知道,為了這些寶貝,我在那遺跡里面,吃了多少苦?

    你們沒有吃到半點苦頭,你們就得了這些神甲神兵。

    你們還不知足么?你們還想要更多?

    好啊,我這張位子,給你們坐,好不好啊?血彎刀的大魁首之位,我讓給你們你們坐得穩么?

    老刀風在這里破口大罵,他的話語迅速的傳到了血彎刀所有高層的耳朵里。

    當然有功就要獎勵,做了貢獻,就必須得到好處,這么多年了,我們血彎刀一直是這么做的。我這個做大哥的,什么時候虧待過兄弟們?

    這次,我們要做的事情,你們好生干我不會虧待你們,除了這些神甲神兵我不會虧待你們的,還有更好的東西等著你們。

    但是沒有功勞,沒有作出貢獻的,就別想了。

    平白無故的想要得到更多的好處當我們血彎刀是善堂么?

    一通教訓后,牛蠻和唐七灰頭灰臉的被老刀風一腳踢出了自己居住的石堡大門。

    隨后,老刀風讓人傳令,牛蠻和唐七不尊自己的號令,不去做自己應該做的事情,反而去騷擾新加入的戰堂副堂主槍爺,這觸犯了血彎刀的家規律令。

    所以,兩個家伙被扣掉了未來一年的所有分紅,未來一年,他們一個金幣都別想拿到。

    唐七和牛蠻陰沉著臉,急匆匆的帶著人,按照老刀風的命令去組織兵馬,整頓人手去了。

    血彎刀的一眾高層,也因為老刀風的這一通發作,一個個變得老老實實的,乖巧的按照老刀風制定的計劃去忙碌去了。

    巫鐵這里也安靜了下來,連著好幾天的功夫,再也沒有人窺視什么。

    幾天時間內,巫鐵就蹲在石堡里的密室中瘋狂修煉,每一秒鐘,他的重樓天鎖上都有兩三根三四根光絲被法力消融破解,每一秒鐘,都有新的天地奧義融入他全身。

    每一秒鐘,巫鐵的實力都在增長,都在飆升。

    力量,法力修為,靈魂強度,血氣濃度,神通底蘊,秘術威能,一切的一切,都在快速提升。

    《元始經搭配上豐收之樹,正是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數十株低階元草懸浮在巫鐵面前。

    一滴滴晶瑩剔透的汁液不斷從四周的元能漩渦中滲出,最終化為一汪小小的池水,將這些低階元草全都浸泡了進去。

    豐收之樹的神奇力量發動了,這些低階元草開始生長,開始膨脹,開始扭曲原本不過是普普通通的九品熔巖草,它們卻在最底層的結構上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八品淬金草七品火雀草六品黃塵草

    短短幾天的功夫,幾株熔巖草居然直接改變了品類,品階提升的同時,它們自身的品種也都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隨著時間流逝,數十株六品黃塵草通體晶瑩,好似黃色的琥珀鑄成,無數細小的沙塵圍繞著草葉盤旋飛舞,每一株黃塵草都生長到了三尺多高。

    而正常的黃塵草,它們就算經過千年孕育,最多也只能有一尺二寸。

    豐收之樹的神奇,可見一斑。

    當巫鐵閉關修煉到了第五天的時候,數十株六品黃塵草從根莖部位開始變色,根莖逐漸變成了淡淡的碧玉色澤,一股沁人心脾的清涼之意不斷從草葉上流蕩出來。

    土屬性的六品黃塵草,似乎又要發生一次品類上的突變。

    就在這時候,密室內一枚小小的鐵鈴鐺突然響起,一個侍女輕柔的聲音通過專門的傳音管傳了進來。

    槍爺,大魁首讓人傳令,讓您陪他去面見金亡靈的三位首領。

    巫鐵猛地瞪大了眼睛。

    雙眸中火光一閃,巫鐵收起了數十株蛻變中的黃塵草,扛著白虎裂大踏步走出了密室。

    要開始了么?

    巫鐵這幾天并沒有關心血彎刀的動靜。

    他在血彎刀沒有任何根基,他也沒地方去打探消息,血彎刀有什么謀劃,他也不可能打探到。

    但是不管老刀風要做什么,是聯手金亡靈先掃平了黑蛇域,還是先干掉金亡靈再對黑蛇域動手,反正,巫鐵的目標一直很簡單消滅金亡靈,消滅金亡靈中的所有敵人。

    穿著奧西里斯贈送的甲胄,兩只碩大的金屬翅膀緊緊的壓縮在背后,腳下的靴子和大地接觸,不斷有一股渾厚凝實的力量反饋回來,讓巫鐵的步伐越發的矯健有力。

    他的每一步,都好像一根鐵樁子狠狠的扎進大地,穩穩當當,穩當得猶如一座大山。

    老刀風帶著六個命池境的高手,身后還跟著近百名重樓境的血彎刀精銳,笑呵呵的站在一座石堡前看著巫鐵:槍爺,你來了看你這精神抖擻的模樣我們血彎刀的兄弟,個個都像你就好了。

    老刀風的話意有所指。

    巫鐵咧開嘴笑著,沒吭聲。

    老刀風身后的那些血彎刀高層,也就當做沒聽到他的這番話。

    都像巫鐵這幾天表現出來的?

    嗯,什么事都不管,什么事都不干,一心一意在密室中修煉,做老大的一有招呼,立刻跑出來沖鋒陷陣

    對老刀風來說,他自然希望手下的兄弟都是這樣的莽貨。

    但是對血彎刀的兄弟們來說嘛他們多少都還是很有點追求的。

    走吧,今日,我約了金亡靈的三位首領面對面的好好聊聊事情我們兩家,不能這么沒頭沒腦的打下去了。老刀風看了一眼站在身邊的多利亞,三角眼瞇起一條線,笑了。

    當然,大家也要感謝多利亞,也是有了他的斡旋,我們才能順利碰面嘛你們知道的,那邊的那三個老鬼,嘿嘿,個個脾氣都糟糕透頂,嘖嘖。

    一行人出發了。

    老刀風一馬當先,腳踏一縷血光冉冉向前飛行,碩大的血色彎刀就在他頭頂緩緩旋轉。

    其他人也都各自施展神通,緊跟在了老刀風的身后。

    遁法迅速,也就是一刻鐘的時間,一行人來到了血彎刀和金亡靈交戰的前線。

    地面上橫七豎八的壕溝被炸得一段一段的,到處都是殘肢斷臂,雙方各有一支三千多人的奴隸軍隊正在壕溝前對峙,數千侏儒鼠人‘嘰嘰喳喳’的,舞刀弄槍的相互叫囂著。

    在兩支奴隸軍一側,一個小小的土包上,這里放了一張長桌,一邊放了一張大椅,一邊放了三張大椅。

    老刀風帶著一眾下屬徑直到了小土包上,四平八穩的坐在了一側的一張大椅上。

    過了大概半盞茶時間,對面的蘑菇林一陣晃動,三團黑氣帶著百來名修士,慢悠悠的向這邊飄了過來。

    快到土包的時候,三團黑氣突然收斂,露出了三個長條臉吊梢眉小鼻子小眼睛薄嘴唇,天生一副夭折相的白面青年。

    三個青年穿著白色的長衫,袖口上用金絲銀絲和銅絲,分別繡了個面容猙獰的惡鬼頭像。

    想來,這就是金亡靈的三位首領,金鬼銀鬼和銅鬼了。

    這三個家伙的長衫胸口,佩戴著碩大的徽章,幾乎占據了他們整個胸膛的徽章黑氣翻滾,一只白色骷髏手掌從黑氣中探了出來,掌心抓著幾個染血的金幣。

    巫鐵目光掃過金銀銅三鬼身后的人群。

    他一眼就看到了孫左。

    孫左今日穿了一套嶄新的蟒皮甲,披著一條黑色斗篷,手里拎著一條長長的細細的蛇頭木杖,趾高氣揚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樣。

    很顯然,借助多利亞的預言之術,這家伙突破了命池境,在金亡靈的地位也是水漲船高。

    雖然,這家伙是最弱最弱的那種命池境。

    但是他的境界是實實在在的,比起普通的重樓境,他也算是一個小高手換句話說,這家伙擁有主宰一方戰場的實力!

    能夠跟在金銀銅三鬼身后來這里,顯然這廝這些日子很是春風得意,頗受重用。

    將白虎裂杵在地上,雙手輕輕的摩挲著白虎裂的槍桿,巫鐵暗自盤算著,等會他要是撲上去,一拳打死孫左的話,這場景會不會很熱鬧?

    當然,打死孫左是一回事,孫左手下的那些獵隊的成員,也是不能放過的。

    更重要的是,他還要生擒活捉金亡靈的高層,拷問一些事情。

    巫鐵的臉陰沉下來。

    他想起了灰夫子。

    也不知道灰夫子死了沒有,總要問一個確切的信息才是。

    金銀銅三鬼步伐輕飄飄的,猶如三張紙人一樣飄到了座位上坐定。

    老刀風和他們三個你瞪我我瞪你的瞪了好久,終于,老刀風輕輕的咳嗽了一聲。

    說個章法吧,四面八方,這么多好朋友都盯著呢。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彩票体彩6十1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