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708章 詭異

作者:甲青更新時間:
    曹睿刻于金冊,藏于宗廟的詔書,看起來沒什么問題,至少在強化曹魏正統這方面,沒什么問題。

    畢竟漢高祖劉邦在開國之初,也搞過一個白馬盟誓:非劉不王,非功不侯。

    非劉不王也好,強調正統大義也罷,說白了都是為了能讓自家長長久久地當皇帝。

    只是與白馬盟誓相比,世家大族自然是要大肆頌揚曹睿的英明。

    因為“非劉不王,非功不侯”,在無形中也給了重臣一個限制,那就是姓劉的永遠都是位置最高的。

    但大魏的宗廟詔書就不一樣了。

    它是強調入繼大統的支子要遵守正統,這一點也是世家所期望的:正統就是正統,那些庶支就應該永遠屈于正統之下。

    更重要的是,肱股重臣可以為了支持皇家正統,直接誅殺那些佞臣奸臣。

    此等行為,當真可以與周武王托周公輔政相提并論啊!

    頌揚,必須頌揚!

    陛下乃明君是也!

    “大人,大人,陛下的宗廟之詔,當真是有明君之風!”

    司馬師看完了從洛陽傳過來的公文及特意給司馬懿傳抄的詔書,臉上盡是春風得意。

    司馬懿嗯了一聲,坐在從南郡那邊傳過來的椅子上,神色沒有什么變化。

    他看向低頭重復閱讀詔書內容的司馬師,開口道:“子元,陛下既有明君之風,你們的浮華交會,就莫要再過多諷議陛下了。”

    所謂浮華交會,就是魏國年青一代的才俊,或耽于文哲,或善名理,或尚玄遠,彼此辯論。

    他們結為黨友,評品人物,互相題表,其中以四聰八達三豫為最。

    以夏侯玄等四人為四聰,以諸葛誕等八人為八達。

    中書監劉放子熙、孫資子密、吏部尚書衛臻子烈三人,咸不及此,以父居勢位,容之為三豫。

    此共十五人。

    這些人里,有名門之后,有功勛之后,有權貴之后,有名士俊彥。

    他們影響著整個魏國年青一代,引領著這一代的風氣。

    魏國的年青一代莫不以加入他們為榮。

    因為年青,所以他們同樣也有著熱血,敢于抨擊他們看不慣的事情。

    特別是對于時政,他們自認是敢于說別人不敢說出的話。

    所以年方二十一歲的司馬師聽到自家大人這話,臉上頗是有些不以為然。

    “大人,天子有錯,重臣不敢言,我們敢言。朝廷陋習,令才俊之士沒于民間,我們點評出來。此乃是為天下,心中坦蕩,有何懼焉”

    司馬懿聽了,臉上出現出一絲諷刺:“當真為天下耶天下年青才俊仰望的滋味如何”

    司馬師臉一紅,有些尷尬道:“大人何以如此譏諷孩兒”

    “因為你們也是這般譏諷他人。”司馬懿眼中有些說不清道不明之色:“你們啊,還是太年輕,有些事情,你們不懂……”

    司馬師聽到這個話,心里有些不服氣。

    “大人不也曾年輕過嗎當時曹……武皇帝最初征召大人時,大人不也拒絕了”

    司馬懿當年嫌曹操出身“贅閹遺丑”,最開始是不屑為之效力的。

    別人不知這個隱秘,但身為長子司馬師還是知道的。

    只是司馬懿聽到這話,臉上的神色更是古怪:“所以我才說,有些事情,你沒有經歷過,所以不懂。你收拾一下,過幾日回洛陽。”

    “大人,這又是為何”司馬師聽到這話,這才有些反應過來:“莫不成又出什么事了”

    只是以司馬懿老謀深算,又豈會讓司馬師看出什么端倪

    “沒有什么大事,只是你的阿母想念你了,讓你回去看看。”

    他看向自己這個兒子,指了指他手里的詔書,意有所指地說道:“陛下也說了,朝廷重臣有誅殺佞臣的權利。”

    “我好歹也是先帝任命的輔政大臣,再加上去年蜀虜寇邊,諸軍失利,唯有我斬孟達,平上庸。”

    “所以即便是出了什么事,那也無須害怕。”

    說完,他意味深長地看了兒子一眼,強調道:“你記住,你是我司馬懿的兒子,就是出了事,也還有我呢。”

    司馬師聽到自家大人的話,心里越發地懷疑起來。

    只是大人不愿意明說,他倒也不好再多問。

    就在司馬師從荊州趕回洛陽的時候,馮永也正從首陽趕向大夏縣。

    春和日麗的日子,正適合出行。

    陳式早早得了馮永的打算,提前把這個消息傳給一直龜縮在白石城的禿發部:馮郎君不日將要到大夏縣,欲與禿發部共擊叛軍,請禿發部派人過來商議。

    三百名部曲護著馮永一路向西,沿途不斷接收從前方傳來的戰報。

    大夏縣是叛胡的一個大聚集地,叛胡欲據城而守,但大夏城那矮小的城墻根本沒辦法給叛胡安全感。

    但在漢軍隨軍工程營的幫助下,叛胡連兩天的時間都堅持不下去。

    聽著那如同霹靂聲恐怖石頭破空聲,再看到空中不斷地落下石頭。

    城內的叛胡根本沒有膽量堅守,紛紛出城奪路而逃。

    句扶、劉渾、陳式在大夏縣勝利會師。

    同時還俘獲了大夏縣來不及逃走的叛軍及所屬部族共三萬余人,牛羊馬匹、帳篷氈毯不計其數。

    馮永半路上得到消息,因為禿發部引發的陰郁心情一下子就變得晴朗起來。

    雖然對諸葛老妖打算規范勞力全大漢的勞力市場,馮永在理智上知道這是好事。

    但在感情上,在利潤的刺激下,他又希望這一天能越遲越好。

    畢竟……豐厚的利潤確實是讓人沉迷,不是嗎

    這幾年來,大漢的財政良好,再加上人口的需求壓力,對戶籍的梳理越發清晰起來。

    南中的種植園,蜀地平原的百姓一般是不愿意去的。

    但對于能一條大道直通錦城的越巂郡,卻是一個值得考慮的好去處。

    去了就有耕地,官府租借耕牛,還有機會讓孩子上學堂。

    連賦稅都是明明白白的,每到了繳稅的時候,都會有里長之類的帶著人四處宣念官府要求交的數量。

    不會像別處一樣有老鼠官偷吃。

    再加上鬼王名聲赫赫,夷人根本不敢惹事。

    這不是好去處是什么

    如果不想去越巂郡種地,還可以去漢中。

    漢中的南鄭和南鄉兩地工坊的蓬勃發展,對人工的需求量極大。

    同時圍繞工坊產生的各類崗位需求,更是日見火爆。

    以前是恨不得把黔首牢牢地綁地耕地上,現在因為耕牛的增多,耕地工具和耕種技術的改進,糧食產量不斷提高。

    新式種植園的興起,各類來源勞力的補充,再加上種植園主降低成本的本能,對黔首的捆綁已經開始放松。

    南鄉作為最先提倡發展手工業的地方,是黔首最向往的地方。

    一個熟練的女織工,完全有能力支撐起一家五口的支出。

    就算是家里的男人是給人當苦力搬東西,那也可以過得略有節余。

    更別說是進入興漢會體系的各種部門。

    單單說專門給人干活的工程隊,就足以吃下南鄉每年增長的全部勞動力。

    有了興漢會這條鯰魚在攪局,世家豪族繼續壓榨黔首的成本在不斷提高。

    以前是只能選擇依附,現在有了另外一條出路,再加上大漢丞相帶頭引領的大漢官場清正風氣,黔首們終于稍稍能輕松一些。

    歷史車輪的前進,逼得世家大族們不得不想辦法尋找更廉價的勞動力。

    然后他們就發現,更廉價的勞動力不是沒有,只是早就被人牢牢地捏在手里。

    此人正是蜀中世家黑名單小本本上排名僅在諸葛村夫之下的馮鬼王。

    老一代有諸葛村夫,新一代有馮鬼王,這簡直就是讓人絕望!

    但就是再怎么絕望,也要生活哇!

    于是世家大族們臉泛羞澀,輕聲問了一聲:“鬼王兄弟,有盤……啊不是,有勞力嗎”

    馮鬼王生性仁慈,當然是要拉落后者一把啦!

    哪知身邊的兄弟猛地一聲大喝:“沒有!你們來晚了!想要買勞力,加錢!”

    于是世家們嬌軀一顫,眼中含淚,把手緩緩地伸向腰間,解了腰帶,心痛地掏出一大把錢糧:“夠嗎”

    三萬多的勞力,得賣多少錢

    馮鬼王能不高興嗎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彩票体彩6十1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