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八十八章 提升

作者:禁厄更新時間:
    “rider,去吧。”

    “嗯?”鑒于韋伯如此平靜的托付反而讓rider好奇。

    照理而言,圣杯戰爭已經結束了,他們servant之間的爭斗已經毫無意義,更何況那從天而降的污濁之物很可能會servant造成未知的傷害,沒有必要再去參合這種事。

    然而這只是普通人的思想,對于征服王伊斯坎達爾而言,韋伯如此信任自己,以至于耗費三枚令咒讓自己去取得勝利,然而卻什么都沒有得到,圣杯戰爭毀了,令咒的存在毫無意義。

    反正到頭來,他們這些servant終究還會消失,沒有光榮的戰死,只是因為沒有足夠的魔力提供,導致無法繼續在這個世界存在下去。

    這種做法有違征服王之道,就算沒有戰爭,就連servant之間的戰斗都沒有經歷過幾場,他參加圣杯戰爭或許一開始的確是為了自己,在深度的了解自己的master后,他的想法得到了部分的改變,除了見證這個新的世界外,在這世界所收下的唯一臣子,也需要他去照顧,不然就算稱王稱霸,倘若失去韋伯,也不能算是成功。

    “早就想和那家伙交手看看了。”rider笑道。

    雖然對方并不是servant,實力卻不容忽視,至少超越了魔術師一類的存在,伊斯坎達爾貴為征服王,征服二字自然是他一生最好的見證,在他的麾下也不乏英雄,只是在此次圣杯戰爭當中,存在的變數太多。

    光是王就有三位之多,自己是征服王,那個金閃閃是古巴比倫的英雄王,而那個看上去只不過是個小姑娘而已的少女竟然還是大名赫赫的不列顛之王,高貴的騎士王。

    就算他有雄心能夠容納王者,對方似乎都不太給面子,好歹是稱霸一方的大人物,無論是身前的事跡還是身上的寶具,屬性能力值之高,比起自己也不逞多讓,這種情況,想要征服對方就真的千難萬難。

    當然作為雄霸一方的強者,自然有傲氣,具傲骨,不肯折服都是正常現象,所以他也沒強求,只可惜其他人也不太好相處,一個擁有效忠對象的槍兵,一個根本無法理喻的魔法師,一個天生短命的刺客,一個不愿以正面目示人的額外人員,還有一個不純粹的怪物魔術師。

    現如今,槍兵和魔法師繼刺客之后全都隕落了,留下的除了他們三王之外,剩下的就是額外人員和眼前的鄭磐了。

    感應到rider眼中強烈的戰意,鄭磐也沒打算退縮,不說雙方實力的差距,在圣杯黑泥范圍籠罩下,對servant的克制能力還要加深一層,理論上圣杯黑泥是世界一切之惡的呈現形式,只要是高級生命,都或多或少遭到污染。

    實際上,除了一開始的那一次之外,鄭磐目前還未察覺到有任何不適,但依然不能過于放松,這個世界還有太多不可捉摸的情況,若不想將性命交代在這里,還是多留一個心眼較為保險。

    上空澆灌的黑泥差不多流盡了,偶爾還有幾滴掛在上空不曾落下,除此之外,一直被認為是用來傾倒黑泥的洞口,其本身也是漆黑無比,依據理論,這個應該算是通往根源的道路吧,大概是因為第三次圣杯戰爭安哥拉曼紐的關系,污染了一塵不染的圣杯,通路更是被黑泥所覆蓋,雖說目前看上去貌似是通了,鬼知道進去之后會不會里面還有一大堆,再者說了,他也沒有抵達根源的必要,超級賽亞人加上魔法使嗎?

    好吧,這只是妄想,像根源這種類似于真理之門的存在,完全沒有魔法感念的他就算看到了所有的資料,也沒有相應的理論去實踐,況且這樣舍近求遠的方法,也得不償失。

    “遙遠的**制霸!去踏碎眼前的敵人吧!”

    rider手中的韁繩重重揮下,在神牛的身上發出響亮的‘啪啪’聲,神牛吃痛之下,奮力往前躍進,牛蹄間所帶動的紫色雷電以及車輪滾動間伴隨著落雷般的狂暴聲響,其威勢,猶如雷神臨世,霸道不可言。

    雙方的距離迅速拉近,鄭磐則右手握拳,將自身的氣進一步的凝聚在右拳之上,橙黃色的光芒逐漸開始放大,顏色也一步步的加深,鄭磐的攻擊頻率仿佛老年人打太極拳一般緩慢,平平的推出。

    拳頭的氣勢仿佛在達到某一點的同時登上了頂峰,恢弘的淡金色的光束打出,瞬間吞沒了rider的神威車輪,車前的神牛的動作并未停止,他們仿佛意識不到眼前的危險,剎那間灰飛煙滅,rider則帶著韋伯逃離了戰斗圈,他不得不舍棄神威車輪,實際上,鄭磐的一拳過后,這世界上哪里還會有神威車輪的影子,連殘渣都沒有剩下。

    “看來這一次的能力得到了不小的提升。”

    鄭磐也有心試驗一下自己目前的實力,牛刀小試,既給rider跳車的時間,又可以在他身心上留下一代強者的印記,雖不至于讓對方畏懼,也對其造成了不小的影響。

    “蠢蛋……”吉爾伽美什看得一清二楚,自己的乖離劍都不能給對方造成舉足輕重的傷害,更何況rider那種單純的‘載具’,沒錯,一直以來,吉爾伽美什就是這樣看待神威車輪的。

    并非是看不起rider,對方的寶具神威車輪足以和他的維摩那相提并論,當然口頭上他是絕對不會承認的,對于冒犯鄭磐的行為,的確符合蠢蛋二字。跺了跺腳,可惜這種姿態只能做給他一個人看,忽然感覺遠坂時臣也并非是真的一無是處,至少還有個可以談話的下仆,在這種關鍵時刻,尤為重要。

    “時臣那家伙,這種時候還玩忽職守,真是罪該萬死。”

    吉爾伽美什并不是沒有考慮過自己master的立場,既然自己還能出現在這里,遠坂時臣死亡的可能性并不大,當然也不能完全咬定結論,屬性賦予自身的單獨行動能力也是可以脫離master掌控而獨立存在,換言之,就算失去master,吉爾伽美什依舊可以生活在這個世界當中,只是時間上比起其他的servant要優越的多。

    ((一秒記住小說界)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彩票体彩6十1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