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五十一章 波及

作者:禁厄更新時間:
    鄭磐手中迅速凝結的光球,仿若小太陽般的火熱溫度,徑直的朝著阿伯霍斯甩去,作為克魯蘇神話中所描述外來神,阿伯霍斯想要的只是鄭磐那純粹的暴虐意識,若是自己這一具分身被毀滅的話,恐怕還會使自己元氣大損,破開這個空間的力量已經被這個空間的意識體所抑制,再不快點,自己將再也無法初入這個世界,一定要想辦法得到這家伙的負面意識。

    鄭磐身為超級賽亞人,目前的狀況可以理解為狂化,瞳孔失去焦距,就像動畫中發狂完全被眼白所代替的模樣,就算阿伯霍斯有心要引動鄭磐身體里的能量,然而這樣,反而讓阿伯霍斯一時半會無法接觸到鄭磐的身體。

    如果光靠吸取空氣中游離的負面因素,遠遠無法彌補自己不惜耗費一半力量所建立在這個位面的分身,若不是鄭磐太過可口,也不至于讓阿伯霍斯下如此大的決心。

    巨型能量球的攻擊,對阿伯霍斯而言,同樣苦不堪言,別說他只有一半的力量,就算是全盛時期,面對這種程度的攻擊,也不敢小覷。無數的纖維觸手蜂擁而上,死命的抵擋著巨型能量球的前進。

    隨著觸手的泯滅,能量球同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縮小,當然,在此期間,鄭磐也并非什么也不干,他狂化之后,近乎于本能的來自賽亞人的戰斗意識起到了完全的主導作用。

    他每一拳每一腳所牽動的能量都多得難以想象,阿伯霍斯更是分身乏術,好不容易有一條隱形的觸手接觸到鄭磐的皮膚,哪怕只吸收了那么一絲絲的負面情緒,也讓阿伯霍斯心情一陣愉悅,至少自己的心思沒有白費。反觀saber這邊,由于lancer不間斷的連續攻勢,saber已漸漸處于下風,這也只是暫時的狀況,迪盧木多哪怕加強的再多,也改變不了他是servant的事實,而saber不同,她是真正的英靈,并且自帶遠離塵世的理想鄉,所以迪盧木多那么再強也不見得能打敗saber。

    “真是個絕妙的機會。”踢了踢腳邊昏死過去的肯尼斯,衛宮切嗣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這個戰場之上。

    思前想后,衛宮切嗣終究是沒有直接槍殺掉肯尼斯,當然肯尼斯一旦死去,那lancer也不會持續存在太久,這一點應該是可以肯定的。反正隨時都可以取走對方的性命,又何必急于一時,況且lancer的變化應該是不像是肯尼斯留的后手才對。

    眼下,caster的master,也就是卡米,才是衛宮切嗣真正的目標,雨生龍之介已死,成為caster新任master的卡米,既然介入了圣杯戰爭,自然就要做好覺悟,對方已經失去了兩具分身,難纏程度可見一斑。

    其次,應該是rider的master,言峰綺禮和肯尼斯都已經落在他的手里,暫時可以安心一會了。

    至于鄭磐這邊,衛宮切嗣還沒有想好對策,那家伙就連起源彈都可以抵擋,普通辦法絕對是無效的,一想到這,腦袋就不可抑制的開始痛了。

    “舞彌……”能夠讓衛宮切嗣真正動感情的女人或許只有這個所謂的女助手吧,這么多年下來幾乎都快成為衛宮切嗣身體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存在了,一旦久宇舞彌深陷危機,衛宮切嗣一定會趕去救場的。

    目前,caster這邊有鄭磐這個bt擋著,caster的master似乎在剛才那一瞬間消失了蹤跡,lancer又和saber打的不可開交,rider則作壁上觀,但rider的master就躲在他的身后,暗殺的話有一定的難度。

    “莫德雷德!”

    “遵從您的召喚,我的主人。”

    “你想辦法加入戰團,無論是哪方面都沒有關系。”衛宮切嗣頭一時間擬定了計劃,就算將servant當做棄子處理也在所不惜,當然結果依然還在衛宮切嗣的掌握之中。

    “遵從您的命令。”莫德雷德直接化作靈體消失,再度出現時,乃是位于lancer的身后,一劍朝著lancer的要害刺去。

    lancer只來得及將短劍自下往上挑起,勉強錯開莫德雷德的這一擊,身體難免受到些損傷,這種空門打開的好機會,saber竟沒有第一時間把握住,反而離開戰團,莫德雷德則成為代替品,成為lancer的新目標。不愧是可以作為劍之英靈而存在的servant,莫德雷德的職階僅管隱晦,一把劍在手,同樣揮舞的淋漓盡致,lancer也不是吃素的,在莫德雷德舊力已盡新力未生的那一會,瞅準機會,一把挑飛了莫德雷德手中的武器。

    赤手空拳的環境下,對莫德雷德是大大的不利,不得不說,saber這家伙這時候反而沖上來攔截下lancer的攻擊,間接的救下了莫德雷德,若是再晚一步,lancer手中之劍就會破開鎧甲的防御,取下莫德雷德的性命,saber不知為何心里總有股不舒服的感受,特別是莫德雷德在場的時候,無論是那副盔甲還是手中之劍,或許真的是自己想得太多了,難道不認為雙方的裝束都非常類似嗎?關于這一點,作為當事人的雙方并沒有察覺,而saber每每想到此處,腦袋總會產生一股刺痛,仿佛記憶不容許她去挖掘,無奈只得作罷。

    說句實在話,saber要是在剛才加把勁,就能終結lancer的痛苦,騎士道高風亮節的行為總歸的來說不是在任何時候都行得通的原則。

    saber雖說如此,但莫德雷德卻未必有這種想法,他本身的直接乃是avenger,而且召喚的圣遺物是和亞瑟王一戰所留下的弒身之物,上面殘留著莫德雷德的血液,哪怕經過時間的洗禮,依舊無法擺脫血跡所產生的束縛魔咒。

    他能出現在此次的圣杯戰爭,不得不說阿哈德花了莫大的心血,當然和saber的出現也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對衛宮切嗣而言,則是非常適合的servant,至少不會在行動上讓雙方產生不必要的分歧。

    重新取回武器,莫德雷德直接朝著lancer砍去,saber由于正好被纏住,所以沒辦法抽身退開,rider對此也只是眉頭微蹙,倒也沒什么實質的表現,lancer本來就是競爭對手之一,雙方任意一位倒下,對rider而言都有好處,至少前進的道路變得更加的寬闊,難道這樣還不夠好嗎?只可惜他們忘記了在這場戰斗當中的主角并非是他們當中的任何一人。

    大地劇烈的震顫,河水以某一點為中心,朝著四周炸裂開來,saber等人非常不幸的被炸裂的河水所擊中,這可不是單純的河水,其中蘊含著鄭磐的些許能量,打在他們這些servant身上,仍舊有效,他們不躲不閃,正好成為了絕佳的命中目標,不出意外,三人直接被拍飛,rider要不是見機較早,恐怕也難逃厄運,更重要的是他們作為servant還如此不濟,韋伯作為master而言,豈不是直接送命……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彩票体彩6十1开奖结果